夜读九江丨(散文苑)鄱阳湖的花龙舟

2021-06-14 20:06:00   长江周刊
浏览量 24598

鄱阳湖的花龙舟

■ 冯满凤

五月五,是端午; 门插艾,香满府。 吃粽子,蘸白糖; 龙船下水喜洋洋。 我的家乡在鄱阳湖畔,一直有一个传统习俗,就是在端午时节扎龙船、划龙船,村民聚集在湖边看划龙船、听龙船调、嬉笑打闹,船上船下互动,融洽祥和。

龙船多是就地取材,村民自己制作,可以随时拆装;龙船调以即兴编词为主,说唱身边事,借此庆祝丰收,娱乐生活,且含有丰富的文化内涵。这就是“花龙船”。

赛龙舟是中国端午节的习俗之一,也是最重要的节日民俗活动之一,在中国南方地区普遍存在,在北方靠近河湖的城市也有赛龙舟习俗。龙舟竞渡作为一项水上运动,经历了功利性、纪念性和竞技性三种基本形态。

大家都见过赛龙舟,花龙船虽然叫龙船却不是大家熟知的竞渡的龙舟,从起源传说、文化内涵、发展历程与赛龙舟都大同小异。花龙船与赛龙舟虽然都是水上项目,而它比的不是速度,而是以演唱龙船调一决高下。

如果把赛龙舟称之为“武”龙船的话,那么我们家乡的花龙船就是“文”龙船了。赛龙舟的舟与花龙船的船结构是完全不同的,赛龙舟的舟,多有龙的花纹,像一条龙,龙头龙尾与龙身是整体结构的,为了减少阻力,舟身又窄又长;而花龙船多是用平日用于摆渡或打鱼的小船,加装竹木和彩纸组装而成的龙头、龙尾、由牌楼和顶篷组成的龙身。龙头龙尾相对简易,唯有高大宽敞的牌楼和用竹子与木料扎成一个整体的顶篷骨架,颜色鲜艳、喜庆而又夸张,随时可以拆装。骨架上用彩纸粘贴的各色人物禽兽花草等图案,细细看去,都蕴含着一个个美丽的故事和传说。不用的时候就会整体拆下来,放到岸上保存起来。因为这是一种节日时期的群体性游戏,常常村庄与村庄之间借此往来,联络感情,会到周围的村庄去表演,有时路途遥远或堤坝阻隔,就将架子与船拆离,抬到目的地或翻越障碍后再和船体组装到一起。这是因地制宜入乡随俗逐步演变的结果。

我们这里的龙船调也非常的特别。音乐界传唱的龙船调有固定的歌词,而我们家乡的龙船调多以即兴编词为主,说唱身边事: 塘湾好似西湖景,一天变化百万千。这边早上一番景,妇女漂洗大发言。哗哗水声听不见,吵得塘里起狼烟。你一言来我一语,一搓一洗抢着言。又有嘛嘛话孙女,又有妯娌起隙嫌。塘坝上面人走路,工农商学都占全。或庆祝丰收、赞美生活的歌词: 时令真好风雨骤,年岁丰收好梦圆。每家每户丰收景,又有小麦油有添。承包政策真是好,收成一年当几年。吃油今年超历史,小麦每户几百斤。完成统购有余剩,收入每家几十元。也可自嘲,愉悦身心,歌词幽默诙谐,体现出演唱者的即兴智慧: 别人没请自弹唱,好此一口才是真。提议今年我主唱,意见统一是他们。由此勾起我戏瘾,坐上船来不歇音。要问缘由只一个,烟酒牌九也有瘾。瘾头一过不问事,调转船头我收兵。当时坐在船中的人和岸边的人,皆可入词,互动现编现唱,有时歌词衔接不上,演唱者往往会把尾音拖得很长很长,还没等他想好下一句,被别人抢了过去,此时则不免会引起围观者的一阵善意的哄笑,融洽的氛围喜庆而又热烈。当然,演唱也不全是这种机智逗趣,有时也会唱唱小曲,那是由一个个传统的民间故事或神话传说改编而成,通俗易懂。我们的唱腔也不一样。一唱三叹、摇头晃脑、风趣毕现、并在基本押韵的前提下,不时掺入乡俚俗语,听来尤感亲切,群体参与的景象,非亲身经历,你永远感知不到它的乐趣和魅力。

花龙船与赛龙舟最大的不同就是:一个是比赛比速度快,一个是游戏一步三回头;我们的花龙船有一个最有情趣,最有情怀的项目叫“吊龙船”。

我的家乡在鄱阳湖边,有一条堤坝把我们村前的一汪湖水与鄱阳湖隔开,而围绕湖边坐落十几个村庄,村与村之间相隔不到一公里路,村民之间都非常熟悉,相互联姻的很多。端午节这种节日的群体性游戏,常常村庄与村庄之间互相去表演,借此同乐同喜,联络感情。

当有哪个村庄扎了花龙船时,湖边的其它村庄纷纷发出邀请,邀请龙船去他们村表演,表演方根据邀请的村庄和路线,双方达成意向约定时间,龙船便按照约定的日子,一路吹吹打打唱着过去。到达后,便开始一番迎接和游玩的仪式。这时龙船并不是停止在岸边进行演唱活动,而是船上的全体人员相互配合,根据岸上的动态和演唱词的内容,一会儿将船划离岸边,假意要走,这时岸上用铳炮、烟花或爆竹请龙船返回来,龙船就慢悠悠划回来,唱上一会儿,龙船又假意离开,岸边又响起爆竹声,龙船又折返……这样来来回回之间,岸上铳炮不绝于耳,船上鼓乐歌声震耳欲聋,景象甚是热闹。我们当地,便把这种来回接引的过程,称之为“吊龙船”。

在这个仪式当中,接待方还得包上红包送给划龙船的一方。如果划龙船的一方有女儿嫁到接待方,或者船上的人员中与接待方有亲戚关系,这时接待方的相关人员便会送来一床喜庆的被面挂到龙尾,以示祝贺,我们当地称之为“披红”,又或者包上红包送过来。有些热情好客的,甚至还会送些点心给亲戚和划龙船的人吃。

有的比较热情的村庄,便会杀猪宰羊接待所有花龙船上的人吃饭。龙船靠岸后,免不了要觥筹交错一番,以显示接待方的热情。之后,再把乐器搬下船来,在村里演唱起来,以酬谢接待方的盛情款待。有时接待方兴之所致,也会加入到演唱者的行列,甚至要一较高下。

表演结束,离开的时候又会来来回回的“吊龙船”,以显示接待方的不舍和挽留,而花龙船上的为了客气和礼貌,还会在船上又继续演唱一番。有时会在一个村足足逗留一天。

“吊龙船”把乡村这种村与村之间的情谊、情趣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近几十年来花龙船几近失传。2018年我的家乡芦家园村举行“龙舟搭台,电商唱戏”民间花龙船活动,喜迎端午佳节,花龙船再次下水了,本村游子们不远千里回来参与,人们奔走相告,方圆几十里的村民前来观看,那是人山人海,盛况空前。

令我们欣慰的是,花龙船已于2018年入选九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。

投稿方式

周刊邮箱:jjrbcjzk@163.com

主编热线:13507060696


版权声明

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.jjcbw.com)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。



责任编辑:魏菲

继续阅读
热门评论

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

咨询热线:0792-8505892

Copyright ©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. All Rights Reserved

赣ICP备13005689号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